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農家媳的秀色田園 第377章 求助,不要臉

第377章 求助,不要臉

小說︰農家媳的秀色田園| 作者︰暮夜寒| 類別︰歷史軍事

    母女倆一說一應,就把來年的養豬大計定下來了,完全沒有過問其他人的意見。

    其他人有意見嗎?沒有!就算有,也會悄咪咪的壓在心里,絕不敢吐露半個“不”字,免得招來母女倆的聯合暴擊。

    桑葉“慫恿”木氏養豬,自然不是為了賣豬賺錢。她極力促成這件事,是察覺到家里的條件變好,連買回來的田地都不缺人干活後,自覺沒有“用武之地”的木氏變得十分敏感,脾氣也變得火爆了不少。

    之前桑葉還提議給木氏買兩個小丫頭回來,幫她洗衣做飯什麼的,木氏堅決不要,只道自己沒有老到要人伺候的地步,那樣會讓她覺得自己是個廢人。

    桑葉能體會木氏的心思,又見木氏把豬養的很好,被夸後那股驕傲和自豪掩都掩不住,就突發奇想提出了養豬的建議,可以說非常符合木氏迫切的想要展現自我價值的需求了。

    只是木氏尚有疑慮,擔心的說道︰“娘的身子骨還行,養十頭豬一點問題也沒有,就是咱家就這麼幾口人,就算頓頓燒豬肉吃,這一個月殺一頭也吃不完吧?再說天一熱豬肉就放不住,趕去鎮上賣給豬販子又怪麻煩的,這要咋整?”

    “娘,咱家吃不完可以賣給其他人呀!”這個問題,桑葉出主意時就想到了。就算養豬不為掙錢她也不會敗家去虧錢,不然哪能讓老娘保持成就感︰“這兩年咱們附近幾個村子日子好過了許多,您沒發現很多人家特意去鎮上買肉吃?”

    以前家家戶戶的日子過的苦哈哈,只有逢年過節時舍得割點肉讓一家子老小沾點葷,因此平日里鮮少有人買肉吃。

    現在就不一樣了,附近幾個村子大半的人家靠著鄭家和桑家,手上有了些許余錢,對飲食的要求就提高了,不說天天有肉,一個月吃一次還是舍得的,桑葉不擔心豬肉賣不掉。

    “對呀,娘咋就沒想到呢!”木氏兩手一拍,樂的找不到邊︰“娘是真老了,竟然沒有想到這茬,要不是你提醒,娘還琢磨著上哪兒找靠譜的豬販子!”

    桑葉笑眯眯的應道︰“這豬販子也不用找了,您負責養豬,爹就負責殺豬,殺豬之前就跟村子里打聲招呼,有那想買豬肉的直接上咱家買就成了,就按鎮上的價格賣,也省了他們來回的腳力。”

    木氏點點頭,對養豬一事再沒有顧慮了。

    母女倆的對話,讓正在在解大肥豬的桑老實听了個全程,小聲的嘟噥道︰“還以為這把年紀能享兒孫福了,沒成想還要充當殺豬,這老婆子就見不得人安生!”

    木氏的注意力放在養豬上,就沒有听到老伴兒的話。搭手幫忙的桑樹桑林兄弟倆離的近,把老爺子的話听了個清清楚楚,一個個很想笑又怕被老太太听見,便使勁忍著好不辛苦。

    今年的年豬養的確實不錯,除去內髒豬肉四個蹄,解下來的肉還有一百六十斤,三指寬的肥膘在陽光的照射下,泛著油汪汪的光亮,看著就覺得好吃。

    這麼多的豬肉,桑家也沒打算賣,直接分成兩部分,一半留下自家過年吃,剩下的一半再一分為二,歸桑葉和桑枝姐妹倆。

    鄭家的後院養了牛養了馬養了雞鴨鵝,就是沒有養豬。桑葉沒有拒絕這些豬肉,直說下午回去的時候,讓二哥幫他送過去。她得抱著孩子,可拿不動三四十斤的豬肉。

    桑枝的家則離的遠,便沒有特意通知她回來吃殺豬飯,等到下午會直接把豬肉給她送過去。

    殺豬飯燒好之時,桑樹桑林照例被桑老實打發去村里請村長村老們過來吃飯。殺年豬對莊戶人家來說算是一件大事,請族里或是村里有名望的長輩來吃飯算是俗例。

    桑家是外來戶,在李家村的根基很薄,加上跟桑大伯桑三叔兩家的關系並不親近,跟村長村老們打好關系就十分重要了,將來桑家跟人發生糾紛什麼的,村長村老們也不好偏頗。

    請一頓殺豬飯,不一定就能“收買”人心,不過俗成的事不做也說不過去,說不定哪天就被穿小鞋了。雖然桑家出了個秀才,並不懼怕這些,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免得被扣上目中無人的帽子,引起旁人的反感。

    說到底,桑家的根在李家村,只要在李家村一天,行事方面就不能太過隨意。

    只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,不僅村長村老們過來了,桑老大和桑老三兩家也不請自來,呼啦啦的涌進堂屋里,愣是讓十分寬敞的屋子變得擁擠狹小。

    抱著湯圓兒的桑葉懵了一瞬,正思索著要不要上前打個招呼,桑家大伯娘就主動湊上來了,一張老絲瓜似的臉上笑開了花︰“哎呦,這就是我那佷孫女吧,小模樣長得真標致,像親娘呢!”

    說罷,還伸出老樹皮似的手,想要抱湯圓兒。

    桑葉下意識的讓了讓,很想對老太太說一聲我們娘倆跟你不熟。只是村長村來們在場,她艱難的把這話咽了回去,對著臉色訕訕的桑伯娘說道︰“湯圓兒認生,我不敢讓她鬧大伯娘,還望大伯娘不要見怪。”

    桑伯娘哪會听不出這是托詞,卻不在意的擺擺手又是一通夸︰“認生好認生好,認生的孩子聰明,將來長大了不怕被人騙。”

    桑葉的面色變得古怪起來,在她的印象里,這位大伯娘貌似沒有這麼好說話啊,而且十幾年前兩家的關系就鬧僵了一直沒有緩和過,難不成今兒個太陽是打西邊兒出來的?

    還沒等桑葉理出個所以然來,又有一個婦人湊了上來,不要錢的好听話一個勁兒的往湯圓兒身上砸︰“這孩子長得就體面,還有一雙有能耐的爹娘,這就是千金小姐的命啊,定是個有大福氣的。”

    看著喋喋不休的桑三嬸兒,又看了看變了臉色的大伯娘,桑葉傻眼了,覺得不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,而是這兩個女人都吃錯藥了。

    猜不到這兩個女人突然對自己示好的意圖,桑葉不動聲色的說道︰“什麼福氣不福氣的,小孩兒耐不住這些好話。只要湯圓兒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長大,那就是她最大的福氣了。”

    桑三嬸臉上的笑容滯了滯,隨即又裝作沒事人似的附和道︰“對對,小葉說的對,只要孩子好好的,咱們這當娘的千金都不換。”

    本來臉色不好看的桑伯娘,也意外的附和著桑三嬸的話︰“沒錯兒,是這個理,這女人千千萬,當娘的心都是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桑葉的心里瞬間拉響了警報,抱著湯圓兒的手不自覺的收緊,嘴上卻說道︰“大伯娘三嬸子說的都在理,確實是這樣。”

    一听這話,桑伯娘和桑三嬸更來勁了,圍著桑葉你一眼我一語,從慈母心說到了各自的育兒經,又從育兒經說到了各自的孩子,一會兒夸一會兒抱怨,臉色也是一會兒自得一會兒愁,跟川劇變臉有一拼。

    桑葉對那些堂兄弟堂姐妹完全沒有興趣,好幾次她借口有事要離開,偏偏這兩個女人跟听不懂似的,拉著她又是一番七拉八扯,直弄得人恨不得爆炸。

    仿佛听見了桑葉發自靈魂的呼喊,月娘沖過來解救她于水火。月娘同桑伯娘桑三嬸打了聲招呼,就拉著桑葉往外走︰“大姐,干娘找你有事呢,你快去廚房看看吧!”

    桑葉求之不得,跟桑伯娘和桑三嬸打了聲招呼就跟逃命似的急急忙忙跑走了。

    被撇下的桑伯娘和桑三嬸傻眼了,她們還沒說到正事呢,這大佷女咋就走了呢?

    自覺白費了工夫,桑伯娘仗著自己是大嫂,指著桑三嬸埋怨道︰“都怪你,要不是你橫叉一杠子,老娘早成事了。”

    桑三嬸又豈是好惹的,看著桑伯娘冷笑道︰“別以為老娘不知道你啥心思,老娘勸你還是別費力氣了,有這工夫還不如去打听打听別的門路,不然就憑你家跟老二家的關系,你覺著小葉能幫你?做你的青天白日夢呢!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個老賤人……”桑伯娘氣了個倒仰,要不是村長村老們也在,她恨不得撲上去撕爛桑三嬸的嘴︰“你個老賤人又好的到哪里去?你倒是巴著老二家,可老二家早發財了,你就只能聞個屁響兒,還敢再我面前充大蒜,真是笑死人了!”

    桑三嬸氣得說不出話來,臉色也變得格外難看,顯然桑伯娘的話戳到了她的肺管子。

    當初桑葉做鮮花醬的生意,擔心桑老大和桑老三兩人聯手使壞,于是就主張拉一個打一個,拉的是桑老三,打的自然就是桑老大。

    桑老三有點小聰明,知道桑家有利可圖,就可這勁兒的跟桑老大對著干,桑家便漏了些好處給桑老三,讓他心甘情願的當一桿好槍。

    後來桑家買地種花,桑老三本想一文不花分一杯羹,被桑葉堵了回去。桑老三覺得種花有利可圖,就掏出大半的家底,把自家幾畝不怎麼出糧食的地種上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沒有門路弄到珍貴的花種,也沒有桑葉的特殊能力,能讓花木茁壯成長。盲目跟風的後果就是,幾畝花田成活的花苗僅僅只有幾種最普通的,且成活率極低稀稀拉拉的不到一半。

    最讓桑老三悔青腸子的是,至少要兩年花苗才能開花,可是花苗的生長太不盡人意,早早就生出了退意,以至于僅剩的花苗半死不活的長在地里,野草比花苗還高。

    像這種營養不良的花苗,就算將來能開花,花量也沒有多少,這麼一來,桑老三不就虧的連褲子快沒有了?

    桑老三倒是想把這賴在桑家頭上,奈何桑榆成了秀才,桑家在村子里的名望又不是他能比的,仔細的琢磨過後,只能憋屈的放棄了。

    好在桑家沒有拒絕桑老三一家采集的鮮花,每年也能掙上一筆,不至于讓家里陷入困境揭不開鍋。

    當然,桑家跟桑老三的關系也沒有隨著時日的變化變得緊密,最多比桑老大家好一些,兩家在路上踫見了,還能給個打聲招呼給個笑臉。

    當然,桑家跟桑老三的關系也沒有隨著時日的變化變得緊密,最多比桑老大家好一些,兩家在路上踫見了,還能給個打聲招呼給個笑臉。

    就憑這一點,桑三嬸就沒少向桑伯娘炫耀,畢竟桑家還能漏點東西給她家,桑老大家就什麼也沒有了。眼下被桑伯娘無情的揭穿了兩家真正的關系,桑三嬸的臉色能好才怪。

    不提桑伯娘和桑三嬸之間的嘴巴官司,桑葉逃到廚房里就立即問木氏︰“娘,大伯娘和三嬸似乎有些不對勁,之前她們有沒有找您說什麼?”

    木氏掀鍋蓋的手一頓,扭頭問道︰“咋了?咋突然關心起她們了?”

    桑葉說道︰“剛才大哥二哥不是請村長他們過來吃飯麼,大伯和三叔一家也過來了,伯娘和三嬸的性子您也知道,她們一來就逮著湯圓兒猛夸,夸的我都心虛了……我覺著奇怪,所以問問您。”

    木氏听完,一臉嫌惡的說道︰“別理她們,不管她們說啥你都別應,不是啥好事!”

    桑葉更好奇了,說道︰“娘,我肯定不會答應她們什麼,不過究竟是啥事啊,她們是不是已經找過您了?”

    木氏拿起鍋鏟一邊鏟饅頭一邊說道︰“老大家的大孫女看上了你們鄭家族長的長孫,你老三家的老ど看上了你們族長的小閨女,他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兒子孫女配不上人家,就想托咱家從中說合。”

    大伯的大孫女,族長的長孫……三叔的小兒子,族長的小閨女……

    桑葉凌亂了,給她十個腦子也想不到桑伯娘和桑三嬸竟然打著這樣的主意,她們就不怕兩兩真結親了,這關系和稱呼上就全亂了嗎?

    使勁的搖了搖頭,桑葉一臉慶幸︰“幸好娘沒有答應她們,不然族長他老人家知道了,還以為咱家跟他有仇呢!”

    別看鄭氏族長是被族人推上位,不像當官的人有俸祿,可是族長受族人敬重,族長的家眷也會被人高看一分。逢年過節或是有事求到族長頭上,給族長送點禮什麼的很正常,是以族長家的日子可比旁人滋潤多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鄭氏族長的位置是四個村子輪流坐,可是只要族長的長子或是長孫品行上沒有問題的話,遲早有一天也會輪流著坐上族長的位置。且族長的小女兒和長孫在家里十分受寵,長相也頗為秀雅俊俏,上門說媒的人不知道有多少。

    相比起來,桑老大和桑老三家就有些不夠看了。兩家家底薄不說,兩人的大孫女和小兒子也不出眾,一個長相普通性格刁鑽,一個油嘴滑舌不著調,族長就是眼瞎了也不會選他們當孫媳婦和女婿,更何況人家不僅沒瞎,還精明的很。

    “你這丫頭當娘傻啊,幫外人做坑閨女的事兒!”木氏故作不滿的敲了敲女兒的頭,再次提醒道︰“待會兒她們倆無論說啥,你只管往娘身上推就是,免得她們拿長輩的身份壓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我听娘的。”桑葉哪會怕那兩個人,卻感念娘親的一片慈母心,順從的應下了,還拍了一記馬屁︰“娘寶刀未老一個頂倆,待會兒就靠娘跟我撐腰了。”

    木氏心里高興,笑罵了一句“鬼丫頭”就把桑葉轟出去了,怕廚房里的油煙燻到自己的小外孫女。

    多了十幾張張來蹭飯的嘴,之前燒的那一盆盆殺豬菜就有些不大夠了,只能再燒一些出來。要不是村長村老們在,木氏不好開口趕人,否則她連豬毛也不會讓桑老大桑老三家看到一根。

    一盆盆殺豬菜和一籮筐白面饅頭端上桌,屋子里的人就甩開膀子吃開了。桑老大和桑老三還算有點眼色,當著村長等人的面,沒好意思在飯桌上提各家孩子的親事。

    等村長等人吃飽喝足,被桑家父子客氣的送走了,桑伯娘和桑三嬸就拉扯著避之不及的桑葉,說出了各自的要求。

    心里媽賣批,面上笑嘻嘻,桑葉故作遺憾的說道︰“伯娘,三嬸,您們來晚了,這事兒我辦不到啊!”

    兩人臉色齊變,都以為這是托詞。桑三嬸更是搶先一步說道︰“小葉啊,打斷骨頭連著筋,不管咋說小志是你嫡嫡親的堂弟,他好不容易有了中意的姑娘,說啥你都得幫幫他呀!”

    一家人?不提這三個字還好,一提桑葉惡心極了,眼底的冷意凝結成冰。

    當年分家,他們家淨身出戶連糧食也沒得吃,怎麼不見這些人說“一家人”?如今有事求到她頭上,就開始“一家人”了?這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!

    沒有了跟這些人廢話的興致,桑葉沒有掩飾自己的不耐煩,冷聲說道︰“不好意思,族長家里已經有了合適的女婿和孫媳婦的人選,這個忙我沒法兒幫!”

    桑葉的回答完全出乎兩家人的意料,桑伯娘和桑三嬸第一次有了默契,兩人面面相覷摸不準這是推脫還是事實。

    桑葉見狀,抱著湯圓兒要走。就在這時,斜地里沖出一個人來,木樁一樣攔在她的面前,尖著嗓子說道︰“既然你們族長家的大孫子不成,那你就給我說一門差不多的親事當作補償吧!”

    此人不是別人,正是桑老大的大孫女桑春。

    桑葉一听,整個人被雷劈過似的,瞪著面前厚顏無恥的桑春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神特麼的補償,老娘欠你的嗎?還是認為天下人人皆你媽?

    桑葉忍了又忍,才沒有說出這些不雅的話。她沒有理會腦子缺根弦的桑春,扭頭對一臉希冀的桑伯娘說道︰“伯娘家真是好家教,我算是領教了!”

    說罷,懶得再看她們一眼,繞過勃然大怒的桑春離開了堂屋。

    “站住,你給我站住把話說清楚!”身後,桑春不依不饒的嚷嚷著,大有沖出來攔人的架勢。

    木氏不干了,一把將桑春拉住,寒著臉對桑伯娘說道︰“我女兒說的對,大嫂的家教確實‘不錯’!我怕我這小門小戶的玷污了大嫂家的寶貝,大嫂還是帶著你家寶貝趕緊走吧!”

    被桑家母女輪番嘲諷,桑伯娘的臉上掛不住,又說不出反駁的話,只得狠狠地打了桑春一巴掌,大罵道︰“丟人現眼的東西,還不快滾回家去!”

    心願沒達成,還白挨了一巴掌,作為自幼受寵的長孫女,桑春哪里肯干,捂著臉一屁股坐在地上蹬腿耍賴,死活不肯走。

    最後,還是來了之後就當隱形人的桑老大臉皮撐不住,沖著胡鬧的桑春發了好大一通火,才把桑春制住拉回了家。

    老大家的在桑葉面前吃了癟,桑老三一家掂量了一番,自覺臉沒有那麼大,也不敢輕易得罪桑家,便帶著一大家子跟在老大家身後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------題外話------

    今天也有努力更新(^。^)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
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後接著觀看!
農家媳的秀色田園 | 農家媳的秀色田園最新章節
[加入書簽]     [打開書架]     [錯誤報告]     [投票推薦]